主要用來把自己的妄想寫下。大多為同人小說。不過中文程度不太好(是超差),不要太大期望。只是處理一下腦內的雜物。

御宅屋

Loast World ~第12章~人性

阿斯兰(公主)抱着基拉匆匆忙忙离开的时候,就在外面碰到了过来回合的鲁鲁。

鲁鲁紧张的问「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失血过多晕倒了。」阿斯兰冷静的回答。

鲁鲁皱了皱眉头「Elina,你知道那里有医生吗?」

Elina摇头。莎莉却立刻提议「先把他带去先皇的房间休息,我去叫医生过来。Elina你可以带他们去吗?」

Elina 点头然后为阿斯兰带路。鲁鲁他们也跟过去。中途遇到了朱雀,还有失去意识的老师。朱雀扛着老师一同前往先皇的房间,并且告诉亚路嘉奇牙的位置,让他自己过去。

(这里写的基拉好弱……)

他们很快到了一间金碧辉煌的房间,阿斯兰把基拉放到房中的那张大床上,拿走披在拉身上的脏床单,替他盖好被子。

很快沙里就带着御用的医生过来。

医生看了一眼床上闭着眼睛,茶色头发的脸色苍白的美少年,立刻拿着医疗工具,上前诊治。

只是打开了一角的被子,便立刻再盖上被子。

「我想,还是先让其他人出去侯着好了。」医生提出要求。

「我一定要留在这儿。」阿斯兰拒绝。

鲁鲁建医生神色不对,就先叫其他人离开。

「医生,我想基拉不会介意阿斯兰留在这儿的。开始诊治吧!」

医生被鲁鲁的霸气所慑服,无法抗拒由鲁鲁说出口的命令,便掀开被子为基拉治疗。

「怎么会这样。」鲁鲁不禁倒抽一口气。

基拉身上的伤比之前还严重,连脖子上都有清晰可见的勒痕,身上也有一些鞭痕。

「基拉为了救人,自愿跟亨利去的。那些机体有遥控自爆装置。」

「那个该死的人!待会就去处理他!!」鲁鲁很明显的向帮基拉报仇。

「……侵犯过基拉的人全都死了。是我杀的。」阿斯兰目无表情的阻止鲁鲁。

「是吗?真是便宜了他们。」鲁鲁可惜的说。

「对不起!亨利也不小心杀了。」阿斯兰道歉。

「没关系,只要改变一下计划就可以了。」鲁鲁然阿斯兰放心。

医生一边诊治,一边听着背后两个人的无情的对话,背上淌着冷汗。

所以说人不可以貌相。美丽的人总是有刺的。

医生战战兢兢的说出自己的诊断「这位少年身上多处被鞭伤,还有一些捏出来的瘀伤,还有心口那两处刺伤,这些只要涂药和静养,10天之内就会痊愈。也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医生不敢说下去。「不过什么?」阿斯兰威胁医生说下去。

「不过,下体的伤比较严重,除了撕裂的问题外,我相信里面的伤应该很严重。由于曾经在异物留在体内的状况下进行过激烈运动,导致内部破損,处理比较麻烦。可是……病人曾经被侵犯,对这种事可能有阴影,难以处理体内的伤口。」

「……告诉我如何处理,我来处理。」阿斯兰自告奋勇。

医生也只好如实相告。

「只要把塞剂放到体内受伤的位置即可。3天后会自动溶解。3天内最好不要走动。不过要知道受伤的位置。可是不扩张是不可能知道的……」

「处理其他的伤口,留下药给我就可以了。」阿斯兰不让他说下去。

(以上所有有关医学的东西都是胡吹的!)

医生只好手忙脚乱的处理好后,把塞剂留下,跌跌碰碰的离开。

鲁鲁见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做,决定过去帮Elina他们整顿一下国内的事务,顺便榜朱雀多上几课政治课。

「这里交给你,我们去处理一下善后的工作。」鲁鲁拉着朱雀离开了,留下他们两人。

房间内的阿斯兰细心的把药塞进基拉体内后,就坐在床边看着沉睡中的基拉。


鲁鲁抓了一个人问他指挥是在哪,于是他就到指挥室看看情况。

到达指挥室,鲁鲁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指挥室血流成河,满地都是血,其中有8个人死在床上,一枪毙命。其他的,他发现了Dave Hunt 和凤英二是两枪致命。还有一些身首异处的。

有一些就大动脉被割破而死的。现场环境简直可以说是地狱。

于是他打算去找兵长问个明白。

问到了兵长他们和Elian他们一起去了大殿,他便和朱雀一同前往。

到大殿的门口,他只听到里面七嘴八舌的,像是市集一样。

一打开门,很多不同的穿的光鲜的人围着Elwin和躲在Elwin 后面的Elina,你一言我一语的,逼得两位殿下哆嗦不停。阿兰将军也无法接近,就连兵长的霸气也无法让他们退后安静。

鲁鲁额角的青筋又开始跳动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鲁鲁只是站在入口处,充满威严质问他们「难道神圣的议事堂在诸位贵族的眼中是可以如此放肆的地方吗?」


刚刚还在吵吵闹闹的贵族们不禁静下来回头看着充满皇者霸气的鲁鲁很有高雅的走进来。甚至有几个白痴还让路给鲁鲁通过。

(果然是POST王!)

鲁鲁走到就在愣在楼梯前面的Elina和Elwin面前,牵者他么的手,仪态万千的带着他们上楼梯,让他们坐在皇座上,然后自己自然的站在皇座的旁边。而跟在他后面的朱雀则停在了楼梯下的位置,向他的皇帝行礼。

这期间,刚刚一直在吵的贵族们屏息静气的愣在一旁看着。

站在皇座旁边的鲁鲁鲁处微笑(魔王式)「好了!现在你们可以逐一说明你们的来意了。」

原本跪在高台下的朱雀也站了起来,看着这帮贵族。

还是鲁鲁有办法震慑他们。阿兰将军和莎莉都对鲁鲁露出了敬畏,崇拜,和感激的表情。

台下的贵族一瞬被鲁鲁震慑,不过现在已经恢复了。

「皇帝陛下,女皇陛下。我们到这里来知识为表示我们的忠诚,其实只要两位跟我们说一声,两位起兵之时我么就会为陛下鞠躬尽髓。」

「对,我们早就想去救陛下了。只是被奸人所蒙骗。」

「不过,我们并没有屈服!一直等两位的归来。」

两位陛下立刻像贵族们投以感激的眼神「谢谢你……」

可是Elwin 还没有说完感激的话,就听到旁边的鲁鲁冷笑了一下。

「如果是真的是支持他们,为什么放置这么多天都没有行动!?3天前我们大闹皇宫之后也没有任何行动!你们的支持真是令人感激啊!」

两位陛下疑惑的看着鲁鲁。台下的贵族因为被鲁鲁说穿了,而尴尬的脸红起来,也有一些决定转移视线。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们的国家大事,与你何干,你以为你是谁!!?那里不是你可以站的!」那个冲动的贵族打算冲上去把鲁鲁拉下来。

不过,他不知道他有人保护的!

才刚到楼梯前,就被朱雀拦回去。

「你……」那个贵族已经气得七窍生烟。

「我警告你们!当初没有站出来帮着两个孩子,我不杀你们已经仁至义尽!现在才来献媚已经太迟了!他们两人根本不需要你们这些墙头草!滚回去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吧!」鲁鲁义正词严的下最后通牒,赶他们回去。

一半的贵族选择策略性撤退(落荒而逃)。

「陛下,罪臣自知无法挽回之前所做错的,不过,幸好罪臣的儿子能够在两位陛下最艰难的时候,陪伴在旁,才可以缓和罪臣的罪恶感。」这个贵族比其他的都有脑,他谁最懂得抓住时机,让自己上位。「如果陛下不原谅罪臣,罪臣当然愿意回家静思记过,不过请让罪臣的儿子,留在殿下身旁,防范奸佞小人的挑拨利用。还有小女很担心陛下的安危,如果有时间,希望陛下可以见一见女儿。」说的时候还不期然的看相鲁鲁。

然后,就退下了。不过越接近门口,他就走得越慢,不过鲁鲁只是站在皇座旁边鄙视的看着,最后还是离开了。

Elwin跟Elina不一样,并没有被鲁鲁救过,所以对鲁鲁刚刚做的越权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

「鲁路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人拥有权力就往往认为自己是最大的。

鲁鲁笑了笑「这,你应该问问你自己!皇帝究竟是什么!?还有对你来说,登上帝位才是一切的开端,并不是结束!不要放松下来!」鲁鲁头也不会的带着他的骑士离开。

「哥!我相信鲁鲁修哥哥一定有他的原因……」Elina制止了哥哥发脾气。

「妹妹!你不觉得他好像赶走了所有对我们好的人吗?!」

「……」其实Elina觉得刚刚的鲁鲁不是她所认识的鲁鲁。

外面的走廊中,朱雀跟在鲁鲁后面。

「为什么要这样跟他们说!他们不时会误会吗?为什么不解释?」

「朱雀。皇族的人绝对不可以撒娇!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你将来也不可以太迁就娜娜莉!」

「……」朱雀是不明白鲁鲁一直的做法。

一直在看着的兵长突然发话「所有地方的贵族,皇族都是一个猪样子!自私自利!对了!那个小鬼怎样呢?」

鲁鲁无奈的停下来转头“我也是皇族诶!”「你是说基拉吗?医生看过了,没什么大碍。只是,我想知道那里发生什么事了?」

「那帮我去跟那个小鬼说一声谢谢吧!其他的问艾连。」

「哈?!」鲁鲁听得一头雾水。

跟在后面的艾连主动地帮兵长解画。

「其实,原本兵长和阿斯兰先生两人都在苦战。然后,基拉先生再次被抓了去做人质。原本我打算去救他,却中枪了。听说那个时候基拉先生大发神威,把原本挟持他的向我开枪的人都枪杀了,然后还顺便帮兵长他们解决困局。」

「……」一直在听的鲁鲁和朱雀听的冷汗直流,心里只吐糟“不是最佳状态也可以这样强!!!是人不是人?!”

然后,鲁鲁遇到了云雀和骸他们。

「喂!这些人你们要吗?」云雀突然搭话。

鲁鲁看一看云雀的后面拖着一大群守卫,看衣服,应该是伊丽莎白的人。

「你们抓的吗?还没有死吧?」鲁鲁无奈的问处重点来。

「死了的没有拿过来!这次的战斗不错,下次再有,记得跟我说。」

然后就转头打算留下俘虏离开,却突然转头。

「对了!可以为我准备一间房吗?我很累了。」然后发现云雀身后还跟着HARO。

「……」鲁鲁一直忙到现在还没有休息,心情很差。「不知道。找别人问。」

「小麻雀!那里有一大片草地!在那里先睡吧!我也想休息一下!」

云雀瞪了一下骸「睡完才跟你算账!」不过输了给睡意。

然后回去看看基拉。基拉睡的很不安稳。

突然朱雀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鲁鲁修!那个实验室还没有炸毁!而且还有一些试验品留在那里。」

无独有偶,居然基拉就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

「好,我去看看!」鲁鲁动身离开。

「我也要去!」基拉勉强的提出要求。

阿斯兰责备的看着基拉。

「受伤的你,去也没有用!留在这里休息吧!」鲁鲁一口拒绝。

「阿斯兰~……」基拉哀求阿斯兰。

「你这几天不可以下床走动……」可是基拉那小狗般的眼神「我抱你过去。你不可以下地走!」

「嗯!」基拉一口答应而没有留意最后一句话。于是阿斯兰就走为找衣服给基拉,替他穿上,然后抱起他。

于是基拉只好红着脸让阿斯兰抱着。

然后途中朱雀说明一下情况,让他们有心理准备。

到了实验室的瓦砾堆中,他们见到被困在地上的改造人,在那里清理瓦砾的奇牙和杰。

还有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的爱德和阿尔。

基拉扯一扯阿斯兰的衣服。阿斯兰立刻会意的抱着他到办公室,途经很多不同的失败品,甚至听到他门求人杀了他们。

到了办公室,基拉坐在电脑面前,打开电脑,开启之后,查到了入货纪录,长长的名单代表了遇害的人数,然后在查查这几天的纪录,遇害人数已经接近500人。

然后基拉在调看研究资料,眉头一皱「阿斯兰!把那些试验品杀了!这是命令!」然后周围找东西。

其余的人都很震惊基拉的决定。

「基拉?」阿斯兰当然不介意杀了他们。只是不想基拉做违心的事。

「阿斯兰,我做了几个月的指挥官,明白到有些时候正确的决定是十分残忍的。这个也是也是其中一个残忍但正确的决定。为了拉古丝,我愿意背负更多的罪孽。」基拉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一把手枪。基拉上好膛,瞄准实验品,准备开枪。

「等等!基拉!」阿斯兰阻止了基拉开枪。

「阿斯兰。他们是生物武器,有一些杀伤力还很大!如果可以挽回,我也不想杀他们。他们也是生命啊!」基拉已经开始哭出来了。

「没有了那些改装,他们会变成废人。」看过研究资料之后爱德解释。「但至少他们有自我意识,不会随便伤害人。」

「可以遥控操控,遮蔽了他们的意识,变成杀人武器。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害。要在那之前解决他们。」基拉一边哭,一边坚定的说出应该做的事。

「……可以试一试把那个装置拆除吗?」鲁鲁提出建议。

基拉摇头。「那个遥控装置装在脑袋,安装成功的机率只有十分之一,拆除更困难!我们不可以在那他们当实验品!而且他们的身体状况么有改变。」

「杀……了……我!」其中一具实验品只说了这句话。

所有人都不忍的低下头。只有鲁鲁直直的看着刚刚说话的试验品,然后,拿出他自己的枪,杀了那具实验品。「朱雀,剩下的你处理吧!」鲁鲁没兴趣的放下手枪「我可是为人带来奇迹,实现愿望的Zero!既然他要死,我当然可以成全他!记住!他们的死,不关你的事!」

鲁鲁一边说,朱雀一边忠实的执行大屠杀。

其他人并没有阻止,只是不忍的低下头。

「谢……谢。」临死前有一些实验品还跟朱雀道谢。

每一个人都感到自己的无力。

基拉使用电脑整理了一下受害者名单,打算联络亲属,好等他们快点知道亲人的死讯,同时也把研究资料带回去研究一下,希望下一次不会再这么无力。

他们几人离开之时,只带走了他们需要的研究资料,其他全部东西一把火全烧了,烧的一片精光,一点都不剩全烧成灰了。

他们几人,除了奇犽和亚路嘉,全都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实验室。

途中,他们遇到了莎莉。

「正好!我在找你们呢。Elwin殿下说他会为你们安排几间客房,我带你们过去!」莎莉「还有这是皇家图书室的钥匙,随便你们用!还有……5天后就是登基大典,这五天你们就好好休息,……不要去找他。」莎莉说到最后也有些尴尬说不出口。

「……是谁提议的?」鲁鲁质问。

莎莉低着头,尴尬的说「是尼古拉公爵的公子吉尔巴特尼古拉不让你们继续参加他们的会议。」

「就是刚刚自愿回家自我反省的那个贵族的儿子吧!」

莎莉无法回答。

「我明白了,反正他也要休养一段时间,我们也要去图书室查资料。帮我跟Elwin说谢谢。」鲁鲁说的很真诚。

莎莉在尴尬的气氛中带鲁鲁到一处别院。「这里很近图书室,你们喜欢怎样用就怎样用。」

「谢谢。」基拉道谢了以后,阿斯兰就立刻进去让基拉休息。

每一个人都战斗了半天,累了,所以也各自找房间休息。

「你不要背叛他们两个。」鲁鲁只是意义不明确的说了这句话就转身去图书室。

莎莉只是愣在原地不明的看着鲁鲁的背影。

接下来的3天,他们这群人几乎没有离开过那个别院,而基拉甚至没有离开过床。反正他也要静养,除了有人来探望他以外,他都很闲,所以除了打游戏破关之外,他就在床上把从实验室拿到的研究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希望可以找到复原的办法,只是过了3天也徒劳无功。而阿斯兰就每天很体贴细心的照顾基拉,在其他人眼里简直是模范“夫妻”。

而兵长他们每天都过上原来的生活,除了床舒服一点和伙食好一点之外,每天一大早起床,清洁,然后就是训练。云雀和骸的关系也不知道是变好了,还是没有变,他们不是每一次见面都打上一次,只是每天都一定会打一场,只是每次都没有分出胜负,而其他的时间,大部分云雀都躺在屋顶睡觉。骸就坐在房里休息思考。(我真的不知道云雀平常是干嘛的……)奇犽他们不用说每天出去早出晚归,大家都没有理会他们去哪儿。

至于鲁鲁,他就恢复了皇帝的生活,每天都在自虐,除了探望基拉以外几乎没有离开过图书室,每天埋头苦干!而他的好友朱雀屡劝无果,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阿斯兰可以逼基拉去睡,去休息。(没办法!谁叫鲁鲁这么强势。)

不过,最令朱雀震惊的是,居然有人和鲁鲁一样喜欢在图书室过夜。每一晚夜里,图书室都会亮起3盏灯,一盏是鲁鲁看资料,写计划书用的;一盏是守着鲁鲁的朱雀用的;最后一盏是爱德他们看资料做研究用的。有几次朱雀去替鲁鲁倒茶的时候都见到他们也跟鲁鲁一样看书看得埋头苦脑的,不过这两个孩子,倒是跟鲁鲁有点不同,差不多时候你会见到他们两人扑在书上睡觉了,朱雀也会帮他们盖一盖被子的,不过鲁鲁依然工作。

朱雀看着好像3天没有合上眼睛的鲁鲁,终于忍不住问鲁鲁「你真的有这么忙吗?Elwin不是说了不用你帮吗?你就不可以睡一下吗?」

鲁鲁头也没抬「既然答应了要帮他们,我就会为他们准备好一条路给他们走下去!他们还小,这些对他们来说还是有点复杂,他们未必可以应付,况且狐狸的尾巴,应该很快就会露出来的了。我倒是期待那时的对战。」

「你桌上的可是他们往后几年的计划书……」

「我们不可能留在这儿帮他们,现在先替他们定下计划就好。况且……他们很快就会求救。」

「但你也不用3天3夜,不眠不休的做吧!你不可以休息一下吗?」

「我们没有这个美国时……」鲁鲁还没有说完,就被其他人插嘴了。

「什么!你已经3天3也没有睡!」基拉和阿斯兰突然出现在朱雀的后面。

鲁鲁抬头看一看,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你可以下床了吗?」

「嗯!刚刚医生看过啦!我已经痊愈了!所以阿斯兰才让我下床走动一下!我都快要闷死了!游戏又破关了!资料我都看了两三遍!再不下床我绝对会闷死!」基拉露出了孩子气的表情。

「恭喜你痊愈了。」鲁鲁道贺之后就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鲁路修,你要休息一下,不然你会倒下的。」基拉加入劝喻的行列。

朱雀当然很乐意见到有其他人劝鲁鲁,因为他不可能说话赢过鲁鲁。

可是聪明的鲁鲁却转移话题「有关于异世界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放在那边,想了解可以过以自己过去看看。」鲁鲁指着放在另外一张桌上的书山。

想到回去自己的世界,就想起一直很努力的他的未婚妻——拉古丝。每一次见到她工作到很晚,他就很心疼,那个时候为了逼拉古丝休息,他都会一直陪她工作到很晚,拉古丝不忍心让基拉这么辛苦,就会跟他一起回去休息。可是,这个方法只对拉古丝有用……于是用眼神向阿斯兰求救。

阿斯兰其实根基拉一样,看到这样的鲁鲁想起他家那个为了奥布,劳心劳力的卡嘉莉,可是他又不可以吃国家的醋……而且他在卡嘉莉心中的地位可是第3名诶!第一名当然是奥布,第二名是他的青梅竹马的基拉,这个倒是可以原谅。阿斯兰发现自己想得太远了,就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开始动手把鲁鲁桌上的东西收拾起来。

「你在干嘛!」鲁鲁一责骂的语气只问阿斯兰。

「你先去休息,剩下的我们会帮你继续做!大不了之后你再看就是了!不然之后倒下就不好了。」阿斯兰没有屈服于鲁鲁的怪责的眼神下,而且没有给鲁鲁机会拿回资料,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鲁鲁看着眼前干净的桌面感到无奈“有这样横蛮的人的吗?”

(有啊!鲁鲁你不也是吗?!)

「把东西还给我!我还没有完成!」鲁鲁命令阿斯兰。

阿斯兰照样无视「朱雀!你先带他去休息吧!在这样下去,超人都熬不住!」

可是朱雀就是不敢动手,愣在一旁。

就在阿斯兰和鲁鲁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有人出现。

「你们果然在这儿!」莎莉的声音从阿斯兰身后传出。「明天就是登基大典,所以两位殿下……不,陛下想请你们出席明天的登基大典和结婚典礼。这里是为你们准备的礼服。」

「??结婚典礼?」基拉跟不上现况。

「尼古拉公爵说结婚才可以让国民安心,反正Elwin殿下也很喜欢莎布娜小姐,一举两得,不是挺好的嘛!」

「莎布娜?就是尼古拉公爵的女儿吧!?」鲁鲁反问莎莉。

沙莉震惊的看着鲁鲁「……你怎知道的?我应该没有说啊!」

「政治联姻往往都是无力的皇族巩固自己势力的办法!」鲁鲁微笑的回答沙里的疑问。「没事了!谢谢你的通知,我会出席的。」

「是吗?那明天见。」莎莉不疑有诈就转身离开了。

沙莉的背影从世界中消失后,鲁鲁严肃的说「就说没有这么多时间!明天的典礼要武装出席!」

「Yes your majesty!」朱雀当然毫无保留的听从鲁鲁的指令。

可是基拉和阿斯兰就感到疑惑。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决定先带上武器,反正这几个月都习惯了,越是盛大的场合,越是要武装。所以两人也朝鲁鲁微微的点头表示明白!

鲁鲁打算继续工作的时候才记起他的文件统统都被阿斯兰收拾好了。

然后打算跟阿斯兰算账。

怎料迎来的是阿斯兰绅士般的笑容「那现在你可以去休息了吧!不然我也可以让你强制休息。不要让别人担心!」

「……」鲁鲁拗不过阿斯兰,不,是拗过了也没用,很明显阿斯兰现在是怪他让基拉花精神去担心他!而且鲁鲁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势的逼他去休息的人。每一个人,不是哭求,就是不理,再来就是朱雀用他那担心责怪的小狗般的眼神来逼他就范。

「今天晚上,我会休息!现在先完成手头上的事!把文件还给我!」鲁鲁退一步。

「好!那今天晚上再来抓你去休息。」阿斯兰把刚刚没收的文件归还。

鲁鲁已经感到自己冷汗淋漓了。

可怜的阿斯兰没有忘记他被卡嘉莉骗了多沙次!

「……」基拉也感觉到阿斯兰平常的痛苦。“卡嘉莉,你到底骗了阿斯兰多少次??!ll-_-

之后,阿斯兰就离开图书室,带着基拉到处走走,让躺了3天的基拉松松筋骨,也顺便周围看看。

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侍女的欢呼声!当然两个年轻有为,有能力,还有颜值得两个青年,怎么不可能迷死万千少女。

为什么以前不觉?当然是归功于他们背后的女人——卡嘉莉和拉古丝!又有谁敢跟这两个女神争呢?可是现在制衡的人不在,她们也不知道,当然就会发生这种事!

其实,阿斯兰一直欲言又止的和基拉并肩走在一起,当然不会留意得到周围。
阿斯兰挣扎了3天,他还是决定说出来。「基拉!」
可是,正当基拉转头看着他,灯塔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人来妨碍他们。
「请问……你们事基拉大和大人,和阿斯兰萨拉大人吗?」一个女孩,含羞答答的突然赞在他们的面前。
「……」阿斯兰愣了在原地。
基拉阿斯兰没反应,就微笑着回头,温柔的回答女孩的问题「是的。请问找我们有事吗?」
「我是罗拉。陛下说,你们是这个国家的恩人,所以……陛下让我们来报答你们。」小女孩低着头红着脸的表白。
这时,基拉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转角处还有几个女孩藏着。
「……」基拉是绝对不会背叛拉古丝的,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就在基拉不知所操之时对方并没有让他又思考迟疑的空间,就扑倒基拉。
于是基拉和罗拉应声倒地……罗拉就趴在基拉的心口处,基拉整个人就躺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阿斯兰终于醒过来。「你们在干嘛?」很快就把罗拉扶起,然后再把僵了的基拉拉起来。用这些来报恩。谢谢。」阿斯兰一口拒绝,并把基拉护在自己的身后,拉着基拉离开。
他们两人都没有察觉到黑暗处对他们释出恶意的人的身影和存在。
终于,阿斯兰带着基拉走到了一处没有人的马厩里面,阿斯兰认真的看着基拉「基拉!……那个时候,对不起!明明知道你有伤在身,我也……」
没有让阿斯兰说完,基拉就制止了他「阿斯兰,说真的,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我都能原谅你,因为我不想再跟你互相残杀!所以过去的让它过去!我明白你当时忍的很辛苦,卡嘉莉又不在!只要可以帮到你,帮到拉古丝,帮到卡嘉莉,就是要我死我都愿意!不过,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离我而去!而且……也没有感觉到呕心或反感就是啦!」基拉温柔的解释。
「基拉!」阿斯兰感激地看着基拉,并情不自禁的抱着基拉。「如果,我还想做那种事的话……」
基拉很明显的感觉到阿斯兰的提问上升了,脸红着说「……反正,我是不会让你跟其他人做!不然,我会代替卡嘉莉惩罚你的!」
阿斯兰突然给基拉一个深吻,过了一段时间才分开,然后在基拉的耳边说「基拉!对不起,我答应你,在这个世界我不会跟其他人做。所以你要负责任!」
基拉双手掩脸,脸红着脸喃喃细语「我真的会被卡嘉莉给宰了!」
不过,情到浓时,阿斯兰没有想到这些,正想跟基拉更进一步进行亲密接触,却突然被开门声吓到了。
两人就像事做了坏事的小孩一样躲起来。阿斯兰他们因为角度的问题,无法看见进来的两人的样子。
「什么!他们两人没有中计?其他人如何?」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很惊讶的说。
「是的主人!没有一个人中计!恐怕要抓他们的把柄有点困难。」
「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恩人,而且用于力量。他们在的一天,我们无法真正手握大权。我们明天在典礼上动手解决他们。明天把这包药放在他们的食物里!」那个人把一把药交给了另一个人。
「是的!主人。」
「好了!没你的事,可以离开了。」
然后令人相继离开。
听到了这样的对话,阿斯兰都已经没有兴致了。而基拉已经惊呆了。
「他们说的不会就是……」
「我想就是我们!」阿斯兰冷静的分析出答案。
「那我们要快点告诉大家。」基拉慌忙的打算离开。
「基拉!」阿斯兰叫住他,别过脸「先穿好衣服!」
基拉看看自己身上一片凌乱的衣衫「……」基拉瞪了一下罪恢祸首的阿斯兰后,立刻整理仪容。
然后,两个人一起赶回去找鲁鲁他们商量,顺便找鲁鲁去吃饭。
所以,今天是4天以来第一次13个人全部人都在食堂吃晚饭。
晚饭后,当基拉说完刚刚在马厩听到的对话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反应。
鲁鲁进入沉思,朱雀当然是等鲁鲁的指示。
奇犽和杰,其实他们还在争东西吃,亚路嘉在旁边看戏。
骸当然不认为有威胁,他经常说自己是从地狱归来的嘛。云雀只是打了个哈欠,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离开之前说了一句「我不会去跟你们群聚的!1!」
(放心!云雀是典型的傲娇!他会去的!)
其他的人就依然在消化基拉他们说的话。
爱德他们只在想如何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艾连却很不识趣的提出了他的疑问「你们刚刚去那么偏僻的马厩干嘛去了?」
「……」基拉和阿斯兰脸红起来,尴尬得无法回答。
「问题不是这个。」鲁鲁决定帮基拉解困「问题是你们知道是什么药吗?」
两人摇头。
「虽然我很想说只要不吃就不会出事……可是那是没有礼貌的做法,而且很容易找人话柄!」鲁鲁是在场对这种宫廷典礼最熟悉的人。
「在那种场合,我们也很难验毒。也不可以找人试毒……」
「我来试吧!」奇牙突然自荐试毒。「反正很多毒对我都没有作用!」
「……总之,我今晚会去图书室查一查有什么毒可能用到,然后准备好解药吧!」
可是朱雀立刻出言阻止「鲁鲁修,你答应过今晚会去休息的!」
「……」
「如果你在不休息,可能不用别人毒杀,你明天都会晕倒的!」基拉打趣地说。「反正我们要防也防不了那么多,不如明天见招拆招吧!反正我们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时,也没有中过一次计呀!」
「……」
最终,鲁鲁在3人的威逼之下就范,回去休息,而基拉和阿斯兰就代替鲁鲁去图书室察看资料。
到了典礼当天,一大清早大家都穿上正装(自己认为啦!),云雀穿的是自己的校服,重点在他的臂章啦!骸穿上了他自己的大衣。其他的人都穿上莎莉为他们准备的衣服。
在穿西装打呔的问题上其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大问题,问题最大的是艾连,基拉。
艾连可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衣服,所以在艾连换好出来时,兵长见到艾连穿的很不整齐的正装,便不耐烦的(踮高脚)替艾连穿整齐。
基拉吗?其实这几个月,他出席过大大小小不少的宴会,典礼,不过每一次都是军装,再不是也有拉古丝帮他整理。所以,穿好衬衣西裤以后就拿着领带到阿斯兰跟前,递给阿斯兰。
然后,阿斯兰就好像一个贤妻良母一样踢基拉系好领带。画面温馨非常。
「我就说之前你是怎样系领带的?」阿斯兰奈何的谈了一句。
「之前不是妈妈就是拉古丝帮我的!」基拉还理直气壮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门也被打开。
「各位,莎莉由于要照顾两位陛下,所以派我过来接你们前往会场。」一个女孩子心心眼的看着这里的美男说出自己的目的。
鲁鲁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谢谢!麻烦你了。」
女孩子快要被迷的晕头转向的,作出一个请的手势,走在前面带路。「这边。请。」

鲁鲁他们一行人很快就走到大殿。很多人一早就到了,所以它们几乎是最后一批到达的嘉宾。而且安排给他们的位置也比较前,所以他们要受着别人的注目礼,走到安排的位置。鲁鲁,朱雀,阿斯兰,兵长,骸,云雀,奇牙,杰悠然自得,昂首阔步的迈步向前,基拉就拖着阿斯兰的手不自然的走着。艾连低着头默默的跟在兵长后面。亚路嘉就在奇牙和杰
的中间,3人拖着手前进。至于爱德,他的自恋又发作了,享受着别人的注目,阿尔就在后面劝爱德低调一点。
不过,碍于高度,还是那4个人最受瞩目。鲁鲁保持着皇族的仪态,并保持笑容,高贵典雅,不禁让人看的目不转睛。
跟在他后面的朱雀也保持着其实应有的礼仪,就跟在鲁鲁一步之后,挺起胸膛,威武不凡,令人望而生畏。
至于阿斯兰延续他贵(花花)公子的翩翩风度,虽然没有前面两个得气势,不过温柔的笑容足以迷死万千少女。
基拉其实真的没有长大(心智上),还是害怕这种场合,虽然不至于和以前一样逃走,不过就是有一些不关,含羞答答的拉着阿斯兰逞强的端正的走上去,吸引了不小变态和母爱泛滥的大妈的青睐。
跟在一个矮子后面的艾连,比基拉还要不习惯这种场合,穿着不习惯的衣服,左扯扯,右拉拉,小狗般低着头,乖乖的紧张兮兮的跟在一个矮子后面,令人怜惜。
艾连前面那个矮子——兵长他虽然高度上输人,仪态上输人,年龄上输人,颜值上输人(我可能会被削后颈了!)可是兵长的霸气决不输人,面瘫的他散发出惹不得的气息,也令人不能忽视,只要跟兵长对上演的,都不禁噤声,甚至有一些人还腿软。
接下来是5个小孩子,两个金发金眼,一个白发蓝眼,十分少见,不过相比起前面的人,相对没有那么有魅力,所以只是爱德自顾自的在人为自己备受瞩目。而且原本是杀手的奇牙,本来就习惯低调,所以没有引来骚动。
最后两个是我行我素,坚持自己不是一伙的云雀和骸。
骸的菠萝头,加上长发,和大衣,加上他看云雀似的那种充满欲望的眼神,只能觉得他是一个变态。
至于云雀,看上去他的气场就是生人无近,可是最破坏这个气氛的是一直跟在云雀身后的跳来跳去的HARO。「云雀。云雀。」云雀要HARO安静的时候温柔万千的比出噤声的手势,跟刚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给人一种反差萌。
鲁鲁他们就站在尼古拉公爵的对面,他们都是站在距离皇座最近的地方。
在一片喧哗中,仪式正式开始了。
站在台上的莎莉在台上提高声量宣布「有请Elwin陛下,Elina陛下!」
穿着华丽隆重的衣服的两人慢慢的从门口走进大殿,在众人的目光下慢慢的走到皇座前。
「神圣而庄严的戴冠仪式正式开始!」
然后尼古拉公爵走上台上,挑衅地看了一眼鲁鲁。然后拿起皇冠,戴到两位陛下的头上。
鲁鲁当然无视,姿态依旧高贵,大方得体。(统一世界的皇帝难道会被你这些人挑衅到吗?!白痴!)
整个仪式进行的很顺利,他们两人已经安坐在皇座上,可以见到Elwin一坐在皇座上就松一口气。而尼古拉公爵就站在之前鲁鲁站的位置上,对其他的人炫耀自己地位的崇高。
这种人是鲁鲁最看不起的人,鲁鲁对他不加理会。
「有请莎布娜.尼古拉。」
大殿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白色婚纱的18岁少女缓缓步入大殿。由尼古拉公爵接到台上,交到Elwin的手里。Elwin和莎布娜二人转身面对人群,大声宣誓「我,Elwin. Atlan 和莎布娜.尼古拉 在此于众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妇,成为一生一是的伴侣,一生共同为社稷鞠躬尽髓!!」
众人在尼古拉公爵的带领下拍手恭贺。登基和大婚的仪式也随之而完成。
「请各位一步到大厅参加庆祝的宴会。」

所有人在仕女的带领下到了一个大厅。新的皇帝,皇后,女皇就坐在皇座上,并打算就这次的功劳论功行赏。
而新的女皇就因为这件事,一直兴奋的看着鲁鲁。
「这次我之所以可以登基,全赖几位劳苦功高的功臣,我决定论功行赏!首先是在我们彷徨无助的时候给我们帮助的诸位客人。现在给你们侯爵之位以表扬你们所提供的一切协助,并赏军舰一只,并包括武器若干,粮食若干,还有军队一小队,让你们可以随时出发!上前接受赏赐吧!」
鲁鲁一听就知道是那个公爵的主意,瞄了那个人得意的表情,感到怒火中烧,于是上前「爵位和军队就免了,我们也没有这么快出发,就先谢过你为我们提供的军舰。我们在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会离开,不用心急。」
Elwin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Elina就兴奋的拍手「是吗?太好了!那我可以去找鲁鲁修哥哥吗?」
鲁鲁温柔的微笑着回答「当然可以!欢迎过来噢!」
可是Elwin 就脸色不太好的说「是吗?谢谢你愿意陪Elina啦!我敬你们喝一杯上等的红酒吧!」
尼古拉使人把酒递到他们面前,可是这个时候,鲁鲁他们每一个人都在犹豫,「我们还没有成年。」
「在这里,法律上,16岁就可以喝酒啦!难道你们不赏脸吗?」所以5杯酒各自拿到5个人的面前。(问为什么5杯?因为爱德和阿尔的高度不想16嘛!)
鲁鲁正在挣扎的时候,鲁鲁旁边的骑士朱雀突然不假思索的干了他眼前的酒,然后拿起鲁鲁眼前的酒也干了。
「朱雀!!」鲁鲁用责备的眼神等了朱雀一下。
「鲁鲁修,我是你的骑士!我的职责是保护你!」
其他人看了看朱雀的情况,发现朱雀没有异样,兵长也就喝下眼前这杯美酒。
可是基拉还在抗拒着,旁边的阿斯兰笑了一下「我帮你吧!你不喜欢喝酒吧!」就拿起基拉面前的那一杯喝下后,再喝完自己那杯。
基拉感激的看着阿斯兰。
鲁鲁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看到尼古拉那个奸笑的样子,他敢肯定地说酒绝对不简单!
只是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
尼古拉的儿子也得到了将军的称号,至于阿兰将军就和尼古拉一样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称为两位陛下的监护人。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差不多到了散席的黄昏时间,鲁鲁他们只吃了奇牙试过的食物,其他的都没有碰。
于是无惊无险的宴会就完结了。
可是,兵长,朱雀,阿斯兰却开始感到身体不适。
艾连,鲁鲁,基拉正打算扶他们回房的时候,鲁鲁和基拉却被人叫住了。
「鲁鲁修大人,基拉大人!俩位请留步!」
正当鲁鲁和基拉困惑的时候,对方再次发言「如果你们的同伴感到不适,不如我们派人帮你们送他们回去吧!」
鲁鲁看一看朱雀,基拉也看一看神色很差的阿斯兰,「好吧!麻烦你了。」于是把人交给两位侍女,他们就跟着另外一侍女回去。
回到大殿,阿兰将军主动开口「其实有一些事情的决定,向你们帮忙!」
然后,士兵就把两个带着枷锁的女人带到殿上,让她们贵在台下。他们抬头的时候,基拉和鲁鲁才发现原来是伊丽莎白和爱丽丝(老师)。
「她们两人,不守妇道,勾引男人为他们谋朝篡位,罪无可恕!乃念养育两位殿下有功,剥夺爵位和人身自由,由我管理!
阿兰将军始终觉得甚为不妥,但他始终是武将,所以便向鲁鲁他们求助,而且他们两人还是受害者,有权知道,甚至决定着两人的下场。
只要不杀,基拉没意见。
不过伊丽莎白却很有意见,她可是宁死也不要卑贱的活着。

(接下来的部分R18,我不放了!去Part B 看。我也没眼看了!)


原址:Part A - http://blog.goo.ne.jp/fumi612hk/e/e710891d8f130c450c4d09cd63ac6003

          Part B - http://blog.goo.ne.jp/fumi612hk/e/83020dde7fcd27223f5188be6fa143e6 (R18)

          Part C - http://blog.goo.ne.jp/fumi612hk/e/871aa5a4a41589a10fac00e6eb3e85ab

(TBC)「」「」「」「」「」「」「」

序章

第一章~相遇

第二章~共同生活

第三章~夜襲

第四章~落难皇族,最强组合结成

第五章~最强“家族”的潜入

第六章~出风头的校园生活

第七章~殘酷的真相

第八章~俘虏

第九章~势不两立

第10章~蓄势待发

第11章~异世界的奇迹



评论
热度(1)

© 御宅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