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用來把自己的妄想寫下。大多為同人小說。不過中文程度不太好(是超差),不要太大期望。只是處理一下腦內的雜物。

御宅屋

Lost World~第七章~殘酷的真相

朱雀把鲁鲁和基拉送到女生宿舍后,就很不舍的离开鲁鲁。

「娜娜莉?你觉得我们应不应该告诉Elina刚刚查到的事呢?」基拉不安的问。

鲁鲁没有回答基拉的提问。他也没有答案。

他们两人就保持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他们的房间。

不過魯魯一打開門,就有一個圓形的物體襲擊他。魯魯當然是躲避不及,不過基拉卻及時把魯魯拉開。

「阿斯蘭。爲什麽你做的HARO每一只都這麽……熱情的呢?」基拉終于問了一直沒有問的問題。(那是我想问的,对不起!)

「拉古絲的那些我也不明白,不過這只跟Pink一樣連接了這個房間的防衛系統,有入侵者就會啓動。」

被嚇了一跳的魯魯回過神來就看見地上有一只球體的物體在上下跳動。

「那是什麽?」魯魯激動的問。

「HARO。」基拉立刻替他解答「是阿斯蘭做給拉古絲的機械玩具。」然後基拉還調侃阿斯蘭「聼拉古絲說,是阿斯蘭送給她的訂婚禮物。」(是吃醋嗎?吃哪一个呢?)

「……我沒有這樣說過。那只是見面禮。」阿斯蘭無奈的向基拉解釋。(为什么要解释呢?)

「我沒有問這個!我是想知道爲什麽這個東西會在這兒!?」鲁鲁跟不上他们的话题。

「那是连接這個房間的防衛系統還有我們的通訊器的机械。还会自动跟上我们。」阿斯蘭細心的替魯魯解釋。

「阿斯蘭!爲什麽不是TORI?」

「那個很麻煩,很花時間。我們沒有那種餘裕。現在已經弄了兩只,一只已經交給Elina。」

魯魯和基拉聽到Elina的名字是,身體都僵硬了一下。他們還不知道該怎麽跟Elina說她爸爸的死訊。

一直跟基拉默契十足的阿斯蘭察覺到基拉的不妥,基拉好像又回到戰爭的時候。「基拉。怎麽了嗎?」

基拉默默的搖頭。

就在這個時候,後面的魯魯的房門打開,見到Elina捧著HARO開開心心的走出來。

「魯魯修哥哥!你看!這個是阿斯蘭他做的!很可愛吧!?」然後就像是炫耀一樣把HARO捧到魯魯前面。

剛剛還在猶豫的魯魯發揮他近乎完美的演技。對著Elina露出溫柔寵溺的笑容。「對哦!很可愛呢!今天的功課做完了嗎?」

阿斯蘭認爲一定是有一些事情令他們兩人心情低落。可是現在看到魯魯的臉,卻完全看不出剛剛的低落。不過基拉倒是比剛剛還有低落,還有……愧疚。

「……還沒有。」Elina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認錯。

「那我進去陪你做吧!我們回房吧。」魯魯推著Elina進房,其間基拉曾擡頭並迷茫的看著他,於是向基拉點頭示意,就回房間去了。

「基拉?」阿斯蘭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基拉還是毫無動靜的站在大廳。

阿斯蘭見到基拉這個樣子,知道基拉可能又想歪了。可是現在平常開解基拉的拉古絲又不在……

「基拉?沒事吧?不如先回房,好不好?」

基拉默默的點頭。然後阿斯蘭就拉起基拉的手回他們兩人的房間。

房間裏阿斯蘭德坐上還有床上都是HARO的零件,桌上是一只還沒有完成的HARO。

由大廳回來的路上,被牽著的基拉一直一聲不響低著頭跟在阿斯蘭後面。

回到了寢室,也只是看了一眼阿斯蘭德桌上和床上,就坐到自己的床上,低下頭。

「基拉!你究竟怎麽呢?我很擔心你。」

「呢!阿斯蘭!當年血色情人節的時候,你的心情是怎樣的?」

「幹嗎突然問這個問題?」阿斯蘭臉色一沉。那可是阿斯蘭不想再面對的歷史。

「阿斯哈代表死的時候卡嘉莉不是哭得很厲害嗎?拉古絲的爸爸死的時候,拉古絲也是哭得很傷心。所以想知道阿姨死的時候阿斯蘭是怎樣想的。」

「……」阿斯蘭雖然不想討論,但見到基拉現在這個落魄的樣子,他也不忍心拒絕基拉。「那個時候我倒是沒有哭,不過正因爲媽媽的死我才會參軍,只是想不到後來會變成那樣。」

阿斯蘭說完后就等著基拉解釋。

過了一會基拉才開口「Elina的爸爸死了。」

阿斯蘭被基拉突然的一句噩耗嚇到了。「真的嗎?」

基拉輕輕的點頭。「爲什麽人總是要傷害人呢。」基拉直勾勾的盯著阿斯蘭,渴望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可是阿斯蘭也不懂這個答案。雖然同樣參與了兩次的大戰,但阿斯蘭心靈上所受的傷並沒有基拉的深刻。看到這樣的基拉令阿斯蘭感到很難受。於是蹲下來抓住基拉的手,希望給他一點溫暖。

卡嘉莉,拉古絲他們兩人的父母本來就是政治家,所以他們還是有一定的心理準備。阿斯蘭又接受過正式的軍訓。塞他們跟基拉一樣突然從平民學生登上大天使號成爲軍人,但卻不用像基拉一樣走在最前綫戰鬥。

於是還是不放心的阿斯蘭突然抱著基拉,希望可以讓他的心情變好一點。(反正我縂覺得這四人的關係超混亂的!我就加把勁把它搞得更亂!)

終于在阿斯蘭的安慰下,基拉哭了出來,在阿斯蘭的懷裏哭得一塌糊塗。

哭了一陣子后,基拉的情緒也開始緩和了。他們兩人分開。

「阿斯蘭,接下來該怎麽辦呢?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她。连拉古丝和卡嘉莉都哭死了诶!」基拉用他剛剛哭紅了的紫色眼睛哀求的看著阿斯蘭。

阿斯蘭想了想「其實應該先跟阿蘭將軍說一聲的,不過我們現在聯絡不上他。我們先拿有關的資料跟大家說一聲,商量一下下一步吧!」

基拉默默的點頭表示明白。

「明天學校放假,我想先完成所有HARO,方便我們之後互相聯絡,所以……」阿斯蘭露出他燦爛的笑容,「今天晚上,你要幫忙!編寫程式就拜托你咯!」

「ええええぇぇ~~~~~!!我不要!!」

於是在隔壁做功課的Elina因爲聽到了基拉的慘叫聲而分心。站起来打算去看看隔壁发生什么事。

「不要分心!先做好功课!」鲁鲁立刻阻止了Elina。「我过去看看,你乖乖的在这里做功课吧!」

然后鲁鲁就过去隔壁看看发生什么事。

鲁鲁打开房门口只见他们两人坐在同一张床上埋头苦干,一个在装嵌,一个在打字。

然后基拉就发现了鲁鲁。

「找我们有事吗?」基拉问。

「没有。只是刚刚的惨叫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阿斯兰一早就注意到鲁鲁「你跟他说了吗?」

鲁鲁僵了一僵「还没有。我打算明天先去跟阿兰将军说。」

「你联络上他了吗?」阿斯兰很震惊。

「不。只是,明天那个史密斯应该会来找我们。到时候再叫他带我们去见里维。」

「如果是这样的话,通讯器有快点完成才是。基拉,别偷懒啦!」然后阿斯兰就把已经乘着说话空档睡了的基拉拉起来。

「……好了,我不妨碍你们呢!晚餐的时候再叫你们吧!」然后鲁鲁就转身离去,离去的时候他还替他们关好门。然后回房间去教Elina做功课。

在晚饭时候前,亚路嘉就被视学校保安如无物的奇犽和杰送了回来。而且还为鲁鲁他们带来了一些他们在外面找回来的食物。当然奇犽保证这些食物里面没有任何毒物。鲁鲁虽然不喜欢受人恩惠,不过现在他也没得选。只好先拿他们带回来的食物去做7人份的晚餐。(贤妻良母!!!)

到了晚饭时间,爱德和云雀还没有回来。基拉和阿斯兰还关在房里。

Elina,和亚路嘉已经坐在饭桌旁等吃饭。

鲁鲁把煮好的食物放好后,就去叫基拉他们吃饭,却发现有人还没有回来。

「他们两人难道不知道宿舍有门禁的吗?」鲁鲁不耐烦地问。

「爱德他们可能还在图书馆吧!」阿斯兰自然的回答。

「刚刚不是说把她们送回来的吗?」鲁鲁不耐烦地问。

「他跟阿尔想到图书馆收集情报,所以就送他们两人到图书馆,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人会看书看到不知时间……至于云雀,我不知道他在哪儿。」阿斯兰都开始皱眉头。

「他会不会还在风纪委员室?」基拉说出他的想法。

「风纪委员室?」阿斯兰表示不解。

「刚刚云雀侵占了这所学校的风纪委员室。」基拉解释。

阿斯兰开始进入沉思,一时看看墙上的挂钟,一时看看基拉,一时看看房间,一时看看鲁鲁。

「我去找他们两个,不要开门给任何人,基拉,尤其是你!不要以为身体的素质比别人好就不顾身子。其他人交给你。你们先吃饭吧!」阿斯兰有了决定。

基拉也不做反对,只是默默的点头。

不过阿斯兰接着的行为吓了鲁鲁一跳。因为说完得到基拉的首肯,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而基拉却好像见怪不怪的样子,平静的坐到饭桌,开始吃饭。

「鲁路修,你的料理很好吃哦!跟妈妈还有拉古丝做的有的拼!」基拉打从心底里的赞赏。

鲁鲁一边掉黑线,一边消灭桌上的食物,还要一边照顾两个女孩。

至于男生宿舍的那7个人,同样的晚餐时间,不同的是他们各自各吃……面包。奇犽和杰早就在外面吃了烤鱼(从河边抓的!)和烤猪(在郊外抓的!)。

骸不知去向,而他们这边每一个人都是一些有沟通的困难的人。

再加上,好像没有哪一个是懂料理的。

朱雀之前一直是他的上司替他准备的食物(军队,赛西尔,鲁鲁),入伍之前又是首相家的少爷,不懂做菜也是正常的,所以什么都可以吃,所以就吃面包充饥。 

Elwin是王子,当然不会料理,虽然很不喜欢,可是却没有选择,只好含泪把干巴巴的面包吃下。

而艾连,他的身边一直有三笠,所以他都是不懂料理的人。不过由于他原本的世界太残酷了,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所以这些面包对他来说已经很足够了,没有怨言。

可怜的男生组,只有奇犽和杰算是吃的比较丰富,起码有肉有鱼。

不过这帮人吃完就各自回房,没有任何的交流。只有奇犽和杰两个人邀请其他人一齐打游戏机。不过只有Elwin跟他们玩,其他的人不是不懂,就是没玩过。

阿斯兰差不多跑到图书馆,发现原来图书馆还没有关馆,于是就进去找人。发现里面还有不少人还留在图书馆。

然后阿斯兰就在一个隐秘的角落找到了被一堵书墙团团围住的爱德和阿尔。

「你们两个,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啦!还在这里干嘛?」

书堆中的两人没有反应。

「阿尔!!艾利西亞!!!」阿斯兰再大声一点希望可以得到回应。

不过,由于阿斯兰的声量引起了周围的注意, 然後周圍的人就開始竊竊私語。
  而這個時候,阿尔就察覺到有人叫他,便抬起頭。
  「原來是阿斯蘭先生。找我們有事嗎?」阿尔笑問。
  「是卡嘉莉。到晚飯時間還不見艾利西亞回去有些擔心,就出來找他。」
  阿尔看看鐘,立刻道歉「對不起,我們沒有留意到已經這麼晚。哥哥,原來已經到晚飯時間了。要回去了。」
  但阿尔他們得到的回覆是「這本書還差些少就讀完,你先回去吧!」說的時候是頭也不抬,依然埋頭苦讀。

「娜娜莉已经做好饭,快回去吃完饭吧!书借回去便是,不要让大家担心。」阿斯兰再尝试叫爱德回去。

爱德想了想「好吧!那就借这本和这本和这本。」然后拿着10本书站起来,到借书处办理手续。

「那……哥哥小心跟阿斯兰先生回去吧!我走这边。」阿尔跟爱德道别正想回去男生宿舍。

「等等!」阿斯兰叫住了。阿尔停下来,回头。「一个人回去不怕吗?」绅士的阿斯兰见阿尔年纪还小,有点担心。

阿尔笑一笑「放心,没问题的。我之前都一个人去旅行。你陪哥哥回去吧!」

「……我还要去风纪委员室找云雀君。所以请艾莉西亚自己先回去吧!因为他们已经先开始吃饭了!」

「没所谓!阿尔,你自己小心!」爱德捧着10本书,想着女生宿舍进发。

「哥哥也要小心!」说完阿尔也踏上了归途。

而阿斯兰就叹了一口气,前往风纪委员室找云雀。

在阿斯兰找到云雀之前,爱德就回到宿舍了。

到了房门口却发现没有带钥匙,于是便按响了门铃。于是基拉见鲁鲁正在照顾两个小孩子,便自己去开门让爱德进来。而鲁鲁发现基拉的行为时,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于是便先脱下隐形眼镜,方便使用Geass,不过见到是爱德,而他的后面有没有其他人的时候,鲁鲁便松了一口气,把隐形眼镜带回。然后到厨房把爱德的饭送拿出来。

爱德对料理并不在行,平常对吃也没什么要求,始终他跟阿尔曾经在荒岛过过一段日子。不过鲁鲁的料理水准甚高,比他的体力好多了。所以爱德吃一口后就没法子停下来。这不禁让爱德疑惑的看着鲁鲁想“难道这人的体力全都被用来发展他的料理才能吗?”

就在爱德在沉思的时候,基拉忍不住担心地问「爱德华,阿斯兰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

「他所要去风纪委员室找云雀。」

同时,阿斯兰已经找到风纪委员室。阿斯兰一打开门,就见云雀就坐在一张椅子上,睡着了。

不过,当阿斯兰走进风纪委员室时,一直一动不动地在睡觉的云雀睁开了眼睛,盯着阿斯兰警告他「呢!你吵着我睡觉。出去!不然,咬杀!」

被云雀盯着的阿斯兰作为军人的神经被刺痛着,告诉他,惹不得!但阿斯兰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所以他只好硬着头皮告诉云雀「娜娜莉做好饭了,所以叫你回去一起吃。」

云雀看阿斯兰德眼神比刚刚还要锐利「你是说要我跟你们去群聚吗?」

「不是。我想他们已经吃完,只是有预备你的份,所以别浪费食物和娜娜莉的心机。你也会饿吧!想吃就回宿舍吃吧!不会逼你!」然后阿斯兰就转身离开了,回去宿舍。

云雀看着阿斯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什么若有所思!只是云雀是真的有点肚子饿吧了!)

但阿斯兰回到房间时,见其它的人都已经完成了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便自己到厨房那饭菜出来,却发现基拉一直在等他回来一起吃。

「云雀他不知会不会来!不是叫你先吃的吗?」阿斯兰无奈的问基拉。

「还是等阿斯兰回来一起吃,阿斯兰就不用孤单的吃饭了。」

阿斯兰叹了一口气「基拉,不习惯吗?拉古丝不在身边?」

基拉抬起头来看着阿斯兰「果然骗不过阿斯兰吗?」

阿斯兰宠溺的看着基拉「好啦!一起吃吧!」

然后两人就旁若无人地开始吃饭。基拉是不是会把自己不太喜欢吃的东西放进阿斯兰的盘子里。阿斯兰也没有反抗或抗拒,每次都只是轻轻的一笑。

看得鲁鲁黑线满头。“你们究竟是上司下属,是兄弟,是亲友,还是……情侣?!!”(我也很想知道!!)

没多久基拉,和阿斯兰就吃完了,就跟往常一样把餐具返回厨房。这个时候,从窗口传来声响。

阿斯兰,鲁鲁,基拉,爱德都立刻进入戒备状态。看到了是云雀,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不过鲁鲁就不免在心中大叫“为什么不从门口入!!!”(鲁鲁是唯一有常识的人!)

而爱德就继续看书。基拉和阿斯兰就回去做HARO。鲁鲁就看电视希望可以吸收更多这个世界的知识。Elina就和亚路嘉玩。云雀就开餐。

Elina和亚路嘉玩到累了,就回房去睡。到了深夜,鲁鲁进去帮她们盖好被子之后,就在大厅挤和了其他的人开会。

基拉和阿斯兰拿出他们刚刚完成的HARO出来分给其他人,当然云雀也不例外。云雀向来喜欢可爱的东西,所以乐意地接受了。然后基拉和阿斯兰就简单的说明了一下HARO的功能。 

接着,基拉,阿斯兰和鲁鲁3人对望了一下。鲁鲁深呼吸一下「Elina的父亲已经死了。是被毒死的。」

爱德很震惊的看着鲁鲁他们。「她知道了吗?」

一直低着头的基拉摇头。

「为什么不告诉Elina?」爱德质问摇头的基拉。

「我们只是怕她受不了!」阿斯兰代基拉回答。

「她有权知道真相!!」

「有时候瞒着她,只是为了她好!」鲁鲁温柔的解释。「还是说你有信心能够控制得到场面,安抚得到她的心!!」鲁鲁恶言挑衅爱德,说笑!鲁鲁可是一直把所有不好的事情都瞒着娜娜莉活过来的,为的就是给娜娜莉一个温柔的世界,“隐瞒“只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爱德无言以对。

「放心!朱雀会跟Elwin说的!因为需要他一起瞒着Elina。」鲁鲁露出了魔王般的笑容。(鲁鲁只是妹控,不是弟控!!)

「他们两都还小,还是暂时不要跟他们说吧!」基拉不忍他们两个小孩子承受丧亲之痛。

「其实既然他们的父亲已死,母亲下落不明的现在,他们就必须抉择。」在鲁鲁说的时候,每个人都紧紧盯着鲁鲁「一,是从今而后,隐姓埋名,反正他们的母亲生死未明。二,报父仇夺皇位。不论是哪一个,都应该让哥哥选吧!所以要让哥哥知道真相。」(当年所有的决定都是鲁鲁做的!)

「报仇不会有任何意义的!」基拉很激动的反驳。

「那轮不到你说!那是他们两人作为皇族的决定。」鲁鲁卑视基拉的软弱。

突然间气氛变得有点剑拔弩张。尤其阿斯兰和鲁鲁之间。

「杀来杀去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阿斯兰很严肃的反驳鲁鲁,并紧紧握着基拉那颤抖的手。(不要误会,我不是腐的!=3=)

鲁鲁和阿斯兰都双方都不肯让步。

爱德被他们二人下了一跳,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正确,所以没有插话。

基拉发现他们两人闹得有一点僵,所以拉拉阿斯兰的手。「算啦!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阿斯兰看着基拉,明白到基拉是打算到时候在阻止他们。就好像基拉一直在做的事。于是放弃继续争辩下去「那明天怎样联络阿兰将军?」

「明天你们只要配合我在那个史密斯面前作场戏,他就会带我们过去。」

众人看着鲁鲁自信的表情都不自觉地相信他,然后点头表示明白。

不过云雀虽然很给面子的坐在这儿,却在睡觉。进房之前只抛下一句「我没兴趣跟你们群聚!」

在云雀进房后,阿斯兰却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你如何找那个史密斯?」

鲁鲁朝阿斯兰一笑「他自然会找上门,你不会不知道他的心思吧!?」

「……」阿斯兰感到厌恶。

「阿斯兰?」基拉感觉到阿斯兰情绪的波动,担心的问。

「没事。」阿斯兰惯常的答案。不过基拉还是担心。「刚刚不是作业了很久吗?快去休息吧!」

「我没事。反倒是你。装崁不是比我更花精神吗?回去睡吧!反正全部HARO已经做好了吧!」

阿斯兰和基拉一边闲谈,一边回房。不过一打开门,就有几只HARO冲了出来。

「你们究竟做了几只!!!!!」唯一躲不过HARO热情的一击的鲁鲁额头被砸出一个包。

「17只!有一只會留在房裏,其它的一人一只。」基拉解釋。

雲雀向來都喜歡可愛的東西,HARO絕對會成爲他的愛好之一。

至於愛德,反正拿著通訊器他也不懂用,現在會自動聯絡剛剛好!

所以最有意見的是反應比較慢的魯魯。他可不想再被砸!

「可是……如果把HARO的速度降低可能会追不上我们。」基拉烦恼的回答。

「……」鲁鲁无语了。如果把速度降低就没法达至自动跟踪的用途,但以现在的速度,鲁鲁自己绝对会再被砸!

阿斯兰见基拉已经开始打哈欠「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先回去睡了。」然后推着基拉回房,留下陷入两难的局面。
 魯魯只放鬆了一晚(因為昨晚沒有事情可做!!),到了今天晚上,魯魯又回到很難入眠的生活。為制定完美的計劃,魯魯就坐在書桌前看資料,看到半夜也就忍不住趴在坐上睡着了。
 其他幾人都已入睡。
 只是基拉睡得十分不安稳,一路都有梦呓,还在半夜被噩梦惊醒了。

「芙蕾……芙……拉……拉古丝!」基拉的惊叫同时也惊醒了一直浅眠的阿斯兰。

「基拉?怎么了吗?」刚醒来的阿斯兰看到基拉坐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捏着床单。

「没事儿。」基拉以想哭的声线回答了阿斯兰的问题。

「你还说没事?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怎样的?」

基拉转过头用他那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阿斯兰。

「好啦!想哭就哭嘛!」

「我不会再哭的!」

“只有拉古丝才可以开解他吗?”阿斯兰深深感到自己的无力。

「基拉,想哭的话就哭吧!」

基拉还是摇头拒绝。不过很快就忍不住了,哭了出来。

阿斯兰见基拉哭的这么厉害,就给基拉一个拥抱,希望可以给他一点力量。

「基拉!想哭就哭吧!现在拉古丝又不在,在我面前想哭的时候,就哭出来吧!反正……我早就知道你原本很喜欢哭。」

哭了一阵子,基拉就输给了睡意,睡着了,最后只低喃了一声「拉古丝……」。

不过睡着的基拉的手居然紧紧的拽住了阿斯兰的衣摆。阿斯兰也没有狠下心肠开基拉的手,也没有办法回自己的床,但也有一些疲累了,所以也就在基拉的床上睡着了。

所以就造成了他们两人睡在一起的景象。

到了早上,史密斯居然在没有通知鲁鲁他们的情况下,请管理员替他开了鲁鲁他们的房门。

不过一开门,史密斯就受到袭击。史密斯还是有一些实力的,所以就接住了飞过去的“凶器”。

「HARO!HARO!いけません~!」

然后史密斯看一看手上在发出声响的"凶器"。只见手上有一个黑色球体,有两只像是耳朵的东西在两边,拍拍拍拍的。

而鲁鲁已经被外面的骚动吵醒了,出去一看,就见到本来不应该在这儿的史密斯出现了。

鲁鲁一瞬皱起眉头,不过很快就恢复平常的笑容。「史密斯上校?怎么会在我们的房内呢?」

「没什么,只是想今天是全国的假日,所以想带你们出去街上走走。」

「是吗?那我去叫他们起床。不过……我们今天要去学生会开会。」

「那个不要紧,他们上午已经开完会,我们下午出去走走。」

「是吗?那我去叫妹妹们起床。」鲁鲁打算先去叫阿斯兰他们起床,因为阿斯兰的战斗力高。

不过,鲁鲁一打开基拉他们的房门「拉古丝,卡嘉莉,够钟……!!」然后一脸惊吓,快速的把门关上。脸上还有一些红晕。

这倒令史密斯感到好奇,于是上前打开基拉他们的房门看。

「等等……」鲁鲁根本阻止不了。

史密斯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位于房间的左边的活色生香的镜头。

刚刚HARO的警告已经把阿斯兰叫醒了,不过,基拉的手就搭在阿斯兰的要上,令阿斯兰一时之间无法下床。然后鲁鲁开门的时候连基拉都弄醒了。所以,史密斯看到的是穿着睡裙的阿斯兰把睡眼惺忪的同时穿着睡裙的基拉的手从阿斯兰的腰间拿开,然后帮基拉整理头发的画面(阿斯兰的头发本来就有点长,不过基拉可是短发的,当然不习惯长长的假发),而且两人可是盖着同一张被子,很明显的昨晚是大被同眠。

“想不到原来那两人是这种关系!”鲁鲁自顾自的在心中下定论。

“谢谢款待!”史密斯在心里向基拉和阿斯兰的感谢的话。

察觉到史密斯的视线的阿斯兰,在睡糊涂的基拉叫他之前就掩住基拉的口,不耐烦的把史密斯赶出去「我们换好衣服就过来,可以先出去吗?」

「好吧!我在外面等你们。」史密斯笑了一笑,就转身离开。

基拉在史密斯出声的时候,人就完全醒过来了,然后一脸震惊,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正捂着他的嘴的阿斯兰。

等史密斯离开之后,阿斯兰才放开基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儿,不过……记着不要叫错名字!!」

基拉笑一笑「知道啦!卡,嘉,莉。」既然阿斯兰在身边,基拉也很安心,因为freedom和Justices 一起是无敌的!而且这个世界可是没有Plant,不用担心阿斯兰又回去啦!

「好啦!换好衣服就出去!」阿斯兰拿基拉没撤。

至于云雀,在史密斯进来的时候,已经察觉到,所以并没有因为在大厅见到史密斯而震惊。只是见到史密斯是,冷笑了一下。

「呢!没有早餐的话,我先回去风纪委员室。」

「没有早餐!随你喜欢!」正在厨房冲茶的鲁鲁不耐烦的回答!
其他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换好衣服出来了。而云雀早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好了既然大家都准备好,那我们去找朱雀他们一起去学生会!还有约他们下午一起外出!」鲁鲁拿起自己的包包。「对了!史密斯上校,我们下午可以先去探望爸爸吗?我们从没有试过跟爸爸分开这么久的……」然后露出不安和挂念的表情。

「……」史密斯无法答应。因为他一开始就把他们两人送到军营接受教训。

「难道……他出了什么事吗?」基拉十分的担心。

史密斯见到基拉那个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不忍心的说「不是,只是根据我国的规定,里维先生现在在军营接受基本训练,所以未必可以见上一面。」

基拉立刻松了一口气,因为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死。

鲁鲁就乘着势插嘴「史密斯上校一定有办法的!不是吗?」鲁鲁给了史密斯一个崇拜的眼神。

「好吧!我帮你们试试安排吧!」史密斯一个不留神就被鲁鲁迷得蒙头转向的答应了。

到他回过神来,才后悔答应了鲁鲁,皺了一下眉頭。他原本就不打算让他们再见面。

「好了。我先送你們去學生會開會,然後我去安排會面。」史密斯很快就恢復了。

不過逃不過魯魯的法眼!

大家也不計較,拿起自己的東西出發。而他們每一個人的身後都跟著一只蹦蹦跳的HARO。

到了中途,遇見了在路口等魯魯他們的朱雀。

亞路嘉見到哥哥后立刻飛撲過去「我要跟哥哥去玩!」

「等等!昨天晚上做了一些可愛的機械玩具,每人一只,先拿去吧!」然後從袋子中拿出HARO,並按開關,啓動程式。

艾蓮和阿爾一頭霧水,朱雀對那玩具的品味感到汗顔。傑率直的道謝。奇犽見亞路嘉好像挺喜歡,也沒有什麽意見。骸沒有人見過他!

「還有一個人呢?」魯魯不安的問。

朱雀面露難色「他……不舒服,在房裏休息。」

「奇犽!阿爾!反正你們去學生會也沒用,不如一起出去玩,開完會後再去找你們一起去見父親。好嗎?」

阿斯蘭已經把要說的都說完。於是年紀比較小的都自行離開。而史密斯指派了兩個部屬“照顧”他們。 史密斯本人就和另外6名部屬護送魯魯他們5個人到学生会。

七星拱月。除了鲁鲁之外,又有谁受得了呢?

所以一直在做护卫的朱雀,基拉和阿斯兰都不期然的堕后,企图加入护卫的行列,而鲁鲁依旧自信满满的走在最前方,反正跟平常一样。艾连也就之后战战兢兢的跟在鲁鲁后面。阿斯蘭和朱雀很快就融入了護衛的行列。

他們終于到達學生會。當基拉緊隨著魯魯進入部室的時候,部室裏的人不知怎的神經緊綳,甚至風紀委員們從椅子上站起來,後退了幾步。好像基拉是什麽生人勿近的人似的,令阿斯蘭難以理解。

和阿斯蘭一同進去的朱雀見到阿斯蘭不解的表情,就明白到阿斯蘭被瞞著了(自己被瞞了太多次,所以在抱不平。)和阿斯蘭解釋昨天發生的事,並讓他不用擔心。

不過好像有反效果似的。阿斯蘭的臉色比剛剛還要黑,甚至以責備的眼神看著基拉。

开会时,基拉继续修改战斗机的程式。同时也和鲁鲁一起开始监视着在外面的史密斯。

当然他们同一时间还要留意学生会要求他们调出的文件,不过通常听的都是鲁鲁,然後基拉把文件調出,投影出來。

而学生会的人在开会的时候不时会瞄一瞄基拉他们这边,他们很怕基拉会好像昨天一样暴走。

魯魯和基拉坐在一塊,阿斯蘭坐在基拉旁邊,朱雀就坐在魯魯的旁邊,而艾連就乖乖的坐在阿斯蘭旁邊等指令。

就在他們監視就在外面的史密斯,阿斯蘭從史密斯的口型當中讀出了重要的訊息。

「在學生會開完會之前,找人把里維打至重傷,連話都說不出!」

阿斯蘭皺一下眉頭,看到基拉沒有發覺到,便叫他嘗試用監視器找找兵長在哪兒,好等可以告訴傑他們過去幫兵長,並轉頭跟艾連說這事。

艾連聽到后,看著基拉電腦熒幕上的史密斯,用充滿仇恨的如兇猛的野獸般的眼神緊盯著史密斯。然後咬牙切齒地說「這些人簡直是人類的敵人,全人類的威脅,跟巨人沒兩樣,根本不應該留在世上。活該被被譽爲人類最強的兵長削!」

魯魯沉默,表示同感,認爲這些人死不足惜。基拉雖然不贊同,不過沒有出聲反對,只是用他那雙清澈的紫色的眼睛靜靜的看著艾連做出無聲的反對。

艾連察覺到他的視線之時,跟他對望了一陣子后敗陣下來,把自己的視線挪開。

阿斯蘭當然明白基拉的意思,可是其實他覺得既然他們襲擊失敗,被殺死也很正常。只是他知道這是基拉一直不願意承認的現實,不然基拉不會替自己定下不殺的規條。

「基拉!先找出里維的所在,通知其他人過去接應吧!」

基拉微微的點頭並在檢查所有有關軍部的設施的監視器,爲了減低人爲錯漏,基拉決定輸入資料讓電腦自己找。

所以在基拉完成這個有關程式后,他就輸入了最顯著的特徵——高度:160cm。

很快就找到符合條件的目標。可是基拉卻露出苦惱的樣子。「那里是军部的禁区,很难进去的欸!」

「先联络奇犽他们吧。进不进去就看他们的决定。」阿斯兰考虑过后这样提议。

「不可以。如果被发现了会打草惊蛇的!」鲁鲁反对。

「可是,我们不可以见死不救!」基拉有一些激动。

「刚刚艾连不是说他是人类最强吗?说不定他根本不需要别人救他。艾连不是没有吵着要去救他吗?」然后用疑问的眼神看着艾连。

「巨人都奈何不了兵长,我不相信几个人可以对付兵长。而且……我去的话,我怕会拖累兵长。」艾连眼里透出了淡淡的不甘心。

就在他们几个人还在犹豫的时候,监视器中的兵长其实已经被好几伙人埋伏了。他前去递交文件的路上可以说是危险重重(是埋伏的人!!)。

现在通知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人唯有透过电脑“看戏”。

就在兵长差不多到转角处时,有6名刺客从阴影中现身,磨刀霍霍向兵长。

个头比冒出来的6个人都小的兵长居然在气势上并没有输给他们6人。而且好像还有一点点压过他们的趋势。

6个刺客,打算把兵长给杀了,交换了眼神后一起攻击。在荧幕的另一边在看着的5 个人倒抽一口气。这一口气却引起了学生会会长的注意。

「5位新同学,怎么了吗?」

基拉,阿斯兰,朱雀,还有艾连都很紧张,怕会事败。而朱雀,阿斯兰已经在制定逃走路线。而艾连甚至已经有自残的准备。不过基拉的眼睛倒是没有离开荧幕。

「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想过这所学校的预算可以有这么高,都已经接近国家级的预算了,吓了一跳罢了。」鲁鲁自然的说出谎话来。

「是吗?我校是本国唯一的国立学校,向来有特权。」鳳臉上挂著自信的表情「所以能夠進這所學校的學生會的,將來都很有機會成爲政府的高官。」

魯魯沒有回應,其他的人對這話題也沒興趣。鳳見他們完全沒有興趣的樣子,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繼續討論悼念會的事宜。

在魯魯和鳳對話的同時,被襲擊的兵長已經輕鬆的避過對方的襲擊,並從對方手上搶走小刀還擊。在魯魯他們的對話完結的時候,6名刺客已經全部倒下。兵長可不是基拉,他殺人可不會手軟,所以6名刺客早已氣絕身亡。

之后开会的期间,兵长就解决一拨又一拨的刺客。

會議接近尾聲,可是史密斯的部下還沒有傳來任何消息,而且還聯絡不上,開始有一些焦急。魯魯他們就很悠閒的在部室裏看著史密斯在外面乾着急,一邊看著兵長削人。只有基拉不忍的別開了視線。

很快會議就過去了,學生會會長把工作交待好就宣佈散會。奇犽他們已經在外面等他們魯魯他們一起去軍隊。一行人很快就到了軍營的會客室。

而之後出現在門后的兵長令一直希望奸計得逞的史密斯失望。不過,倒是艾連顯得非常的興奮可以見到兵長。不過見到艾連的表情,令史密斯生出另一個疑問“爲什麽一路想見爸爸的娜娜莉並沒有表現出興奮的情感呢?”不過,史密斯並沒有繼續深究下去,因爲就在兵長開門的一瞬間魯魯就已經被一個大人物——現任皇帝的弟弟,看上了。

所以他就主動走到會客室跟魯魯打招呼。進到會客室時更是眼前一亮,房裏的美女美男很多。同時也立定心要把這裡幾個美人弄到手好好玩弄一番。

「你好!你們就是剛剛入囯的那一家人嗎?」聲音突然從門口的方向傳過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剛進門口的那個人身上。然後見到史密斯驚慌的向來者敬禮「哈利王爺!」

「史密斯上校!不用多禮,你這樣不是嚇倒了美人們了嗎?美人們不用怕,我不是這麽可怕的人來的。」來者輕浮的調侃著魯魯他們。

聽到哈利的語氣,史密斯就知道這些美人輪不到他呢!他也不敢爲了一時的私欲而得罪這個王爺。不過想起王爺玩膩的速度,應該很快就可以輪到他。不過,有想起被這個王爺玩弄過的那些少年少女,有一半被玩坏了,被當作廢物處理掉就不禁擔心他無法享用她們。

哈利並沒有給他們這麽多的思考時間,就提出了他的建議。「待會兒的祭典,你們有興趣一起參加嗎?」

所有人都用眼神問魯魯意見。至於Elina和Elwin,兩人已經害怕得躲在別人後面。

「無所謂!反正原本史密斯上校就說會帶我們到街上走走。」

「是嗎?」哈利向史密斯投以懷疑的眼神「爸爸也一起來吧!」

「不了!我和艾連留在這兒鍛煉,免得這小鬼退步。」兵長冷冷的看著艾連。

「說起上來,爸爸!你的保鏢呢?」魯魯關切的問。

「不知道!好像是被抓去打雜!」兵長毫不關心的回答。

兵長,艾連不去;雲雀,骸失蹤,將軍不見人。

於是就變成了由史密斯和哈利兩人各自帶著自己的人馬各10人,帶著他們11人到街上參與祭奠。臨走之前基拉把兵長得那只HARO留下,並叫艾連告訴兵長HARO的事。

到了街上,奇犽他們發現街上跟昨天比很不一樣,於是跟魯魯說了一句,就連同亞路嘉一同到處遊蕩。給奇犽和傑的HARO因爲兩人太快跟不上,留在了原地。不過幸好亞路嘉帶上了自己的那一只。

至於愛德和阿爾就因爲發現了附近的一個遺跡,向過去看看,就離開了大隊,帶著兩只HARO前往遺跡。

於是只剩下魯魯,朱雀,基拉,阿斯蘭,Elina 和Elwin 6個人和史密斯和哈利二人一同前往中央廣場參加祭典。

魯魯牽著Elina,基拉牽著Elwin走到了廣場,剛好儀式開始。

「很感謝各位市民願意爲了祭奠亡夫前來。」

Elwin和Elina同時因爲聽到熟悉的聲音而擡起了頭,看見了他們一直很擔心的母后站在高臺上的身影。然後就發現了今天原來是祭奠他們的父皇的儀式。

原本Elina想大叫讓母后發現她的存在,卻在叫出聲之前被魯魯捂住了嘴。

「先王駕崩已經數天,而我們的兒女卻因爲害怕而逃的不知所蹤。但,囯不可一日無君,而我也沒有這個能耐,因此我決定跟從先王的意思讓尼奧公爵登基為王。我會繼續以皇后的身份協作新王。」說完這番話后,女人的後面出現了一個跟他們身旁的哈利很相似的男人。

「雖然我亨利*尼奧雖然還沒有從先王的死得悲傷中走出來。不過爲了伊麗莎白皇后,還有大家,我會做盡皇帝的本分,爲了大家的幸福奮鬥。」亨利大義凜然的說完他的偉論后,下面的群衆也一同歡呼。


“果然不妙!居然連皇后都倒戈了。”魯魯蔑視著高臺上的皇后,同時魯魯的手的力度松了。

父皇已死,母后倒戈令Elian由於受到太大的打擊,失控似的居然突然掙開了魯魯的束縛跑開了。

「等等……」魯魯向叫住Elina。

可是一波未平,Elwin見自己妹妹一個人跑走了,立刻跟過去了。

「真是的!朱雀把他們給追回來!」魯魯立刻命令朱雀去!

「可是……」朱雀還在猶豫。

「他們兩個都在!你怕什麽!快去,不然追不上了。」魯魯很快就打發了朱雀。

說真的最強新人類和扎多的紅衣精英,真的沒有什麽好擔心的,

「我們也幫忙把兩個小孩子找回來吧!」

魯魯瞪一瞪哈利「好的!謝謝。」

然後哈利和史密斯各派出兩人去找他們。



NEXT~俘虜


评论
热度(1)

© 御宅屋 | Powered by LOFTER